一代經濟學大師佛利民走了。

本來經濟這概念跟我這種對錢、數字毫無概念的人來說是很遙遠的事,但只有佛利民這名字能讓我有即時的反應,不像別的偉大宗師離得這麼遠。十年前在高中選科的時候,連老師都覺得我選“史料”一堆的文科是正確的時候,我卻出奇不異地多選了經濟和電腦,算GDP、寫電腦程式,記得經濟課的第一堂課,滿以為將會是數字不斷的我被“天下沒有白費的午餐”當頭棒喝,讓我知道經濟不僅僅是數字,這句話正是佛利民的名言。

我很幸運地遇到一群好的高中老師,課本對我們來說只是應付考試的工具,除了劃重點,課本就被丟一邊,老師都會給我們講許許多多的生活例子,那年蘋果割價2元創刊對報業有何影響,供需定律會有甚麼變化?老師也推薦很多容易看懂的經濟學人書籍,佛利民的名字也經常出現那些書上,佛利民是我高中唯一接觸的學者。雖然我不是經濟學生,但是到了大學又再一次選了經濟課程,即使內容跟高中的幾乎一樣是入門課程,佛利民的名言又再一次在第一堂課被宣讀了一遍。

現在我再讀他的生平,他前不久還在批評港府錯引用他一九五五年的學券制概念,老人家九十高齡依然堅持、擇善固執,這令我最感惋惜他的離世。

今天連自己都不知道還可以堅持甚麼的人多的是?擇善固執在別人眼中,也僅僅看得到“固執”兩字,亞瑟王說“佛老的學券制也要隨社會時代有所變遷。”學說承可如此,人又是否要時而勢易去改變自己呢?

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ttlewhite 的頭像
Littlewhite

Fantasy

Little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